王建中认为 要发掘和弘扬以马融为代表的汉文化

2020-08-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818

听到后我很是吃惊,但更多的是对女孩的同情和惋惜。我总认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又是那么短暂,随便放弃是不应该的。爱情是重要,但没有了生命如何去爱?要爱情又有什么用?只要好好活着,还是可以再找到自己想要的那

听到后我很是吃惊,但更多的是对女孩的同情和惋惜。我总认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又是那么短暂,随便放弃是不应该的。爱情是重要,但没有了生命如何去爱?要爱情又有什么用?只要好好活着,还是可以再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个人的。或许会更适合自己,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认真投入地读书,是一种独处而不寂寞的状态,这样的过程不是淡薄无味的,而是一种充实和幸福的过程。这一过程中,可以不断地进行自我反省,发掘出自己的潜能,理清自己的思路与心思,明白自己所追求的目标,金顶自己的信念,为了自己心中的目标而不会受到他人的影响。

还没有喘息过来的西晋,就被“八王之乱”的马蹄震碎,匈奴、鲜卑、羯、氐、羌乘虚而入,无力御外的司马氏,慌忙在建康自保。历史并没有给遭灾的汉文化、汉文明给予同情,反而让这片土地战火重生,在这场内乱加外乱博弈里,经常发生着占领与反占领,征服与被征服悲剧。剑门关在段厮杀岁月里,应该也是刀鸣声不断吧?

忽然想起来微博上看的一个帖子,最后的一句话是:死乞白赖挣扎这么久,为什么要活的和别人不一样,后来想大概是要证明和别人有什么不同。谁也不知道那些待发掘的潜力到底在哪,到底是什么。其实想想谁和谁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谁不是低着头,各走各的路,互不相识,生疏淡漠。 一度喜欢那些略带嘲讽,明确揭露了人性阴暗面的文字,总比所谓的心灵鸡汤里那些笑里藏刀的丑恶和伪善要好。并不是不相信善良 ,而是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踏实真诚,善于替别人考虑不再是美德而是成为了冷嘲热讽践踏蹂躏的绝佳素材时,倒不如把冷漠和发自内心的厌恶摆在明面上更容易接受。这或许也是我喜欢的作者都普遍小众的原因,找雨果的《笑面人》时一无所获的无奈,深夜看波德莱尔的《恶之花》看得精神抖擞,大概这些事我记得最清楚,剩下的大多都掩埋在时间这个大荒流的深处。

末落的80后“贵族”,现在的李想,姚建军,陈欧,茅侃侃等人可以说是80后的代表,可是这些代表都快35了,能代表80后的一群人吗?当然了你可能会说马云也代表不了60后啊,刘强东也代表不了70后啊,马佳佳也代表不了90后啊。可是你在看看现在的媒体报道更多的是谁呢?是马佳佳,是西少爷是大量的90后吧。那么我再请问他们当初不也是平凡人吗?你为什么不努力呢?这就是为什么80后消失的如此迅速的原因了。

阅读,宛若心灵的皈依,携一载绵长愁苦融洽身心,任文字在血液里流落,任念想游走书中,忽跃忽飘,释然郁结的苦闷,遗弃红尘纷乱。以一颗素心再去通析未来,直至流光抛弃,将瞳眸吻出灰盲的琉璃时,再是重返。阅读的境象,是现实的异世界,装载着无数我未发掘的秘密。

现代,我们要看的和可看的书籍相当多,字义上可以称之为丰富,撇开入埠的翻译书籍外,我们自己的汉文化书籍都有如瀚海。古代的、近代的、现代的文学作品多不胜数,只要肯下功夫,“潜”入书海,足可让尔等沉醉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