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诗歌:每日诗歌:放心吧 孽障

2020-08-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5

既然时间之外还有诗歌,无疑卡西的诗集,就会是诗歌季节靠近时间的又一力作。或者说,是诗歌的一种视角和思考,不管读到,还是没有读到,我们都会看到,卡西深厚的艺术素养,文化深度,从他的诗歌里,都会闪耀着繁茂

既然时间之外还有诗歌,无疑卡西的诗集,就会是诗歌季节靠近时间的又一力作。或者说,是诗歌的一种视角和思考,不管读到,还是没有读到,我们都会看到,卡西深厚的艺术素养,文化深度,从他的诗歌里,都会闪耀着繁茂的光芒。

可是这次,破天荒要求写诗歌了。所以我想来想去。写了一首《海潮》,算是我人生意义上的第一首诗歌。原诗歌就如下面写的。

写至此,说明我已经回到家了。站在桥头,望着儿时的记忆里的乡村,不禁泪流满面。令我印象深刻的田埂变成了碎石铺成的路,苍翠的大树少了一棵半,另一棵是不完整的“缺胳膊断腿”的柿子树,狮子山已经被掏空了一半,万恶的撒旦于是又把唯一美丽河流的给浸染了大半,炊烟已经迷障了记忆的痕迹,美丽的河流已经不存在了。

当激情不再,就能拂开挡在眼前的层层迷障,能清晰看清彼此所有缺点与优点;当浪漫不再,理智总能轻而易举淹没冲动着的情绪,孩子,是盔甲亦是软肋;当被琐事凡事所累,当爱情渐渐开始转变为另一种感情,我才真正懂得,迁就,忍让,体谅,理解与坚持。这些,才是爱情应有的模样。

周小天闷闷的,调侃道:偶尔偷懒嘛,我看你跟陆老师一起也放心啦,等了六年,他终于回来了,我总不能厚着脸皮去打扰你们吧?跟他重逢很高兴吧?

“每个人身上都存在光明和晦暗的部分,如日如月,执障与觉悟,一体同源,和光同尘,它终将被人证得。”

“小孩子都去外边上学去了”,这是我们当地农村人要面临的问题之一,孩儿不住宿不行,太远了,住宿吧太贵。他们于是会很勉强的接受这一现实,然后又会放心于学校的管理,老师的看管。久而久之也就自然了,也就分不出什么城里的小孩子和农村孩子了。他们会这么觉得么,不知道,反正大人很放心,孩子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同。就这样,有的打架,翘课,退学,打工,有的考重点,本科,找工作,打工。

诗不是这样子的

不要亵渎了诗歌的灵魂

诗是有感而发

切莫在无心时还原诗歌

诗歌是本来就有的

不要在寂寞时玩耍

像孩童一样无心的嬉戏可以原谅

如果是有心的臆造不可原谅

尊重自己尊重诗歌

别再折磨这受了伤的诗歌

用真诚之心去获得诗歌的灵魂

请相信诗歌是有灵魂的

它真的是维纳斯

真的存在于我们的灵魂之内

换回她先要换回自己的纯真

她已经在你的血液里流淌

让你懂得她的真谛

你顾盼流转深情凝望

诗来了,诗来找你了!

流淌在心里的诗